北爱“变天”,苏格兰又想公投:约翰逊政府该多管管“家事”

近日,大不列颠地方选举及北爱尔兰议会选举,成为英国社会最关切的新闻热点。
到了5月8日,各选区计票结束、结果出炉,登上英国各大媒体头条的,并非不列颠的传统两大党,而是来自北爱尔兰的新芬党。
在北爱尔兰地区议会选举中,新芬党赢得90个席位中的27个,将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这是自1905年该党成立以来首次成为北爱地区议会最大党。
不大不小的“百年未有之变局”
这标志着自1921年爱尔兰岛分为北爱尔兰与爱尔兰两部分以来,爱尔兰共和主义/民族主义(主张北爱地区脱离英国,与爱尔兰合并为统一的爱尔兰共和国)政党第一次取代保王派/联合派(主张维护北爱地区作为英国一部分的地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这甚至不只是标志性意义:根据北爱尔兰现行的权力共享与协商政治体制,新芬党副主席米歇尔·奥尼尔有资格获提名出任北爱尔兰首席部长。
自1921年以来,北爱尔兰从来是由保王派/联合派主政,如今“反体制”的爱尔兰共和派/民族主义(独立派)人士将成为英国北爱地区的一把手,这又是一个史无前例,可谓上演了英国版的“百年未有之变局”。
更何况,新芬党与极端组织“爱尔兰共和军”有着密切的历史关联,并不排斥武装推翻现行体制。
考虑到“后脱欧”时代北爱尔兰始终处于敏感争议的漩涡,这一选举结果看起来的确投下了一颗“震撼弹”,也配得上英国各大主流媒体的头版头条。
乍一看,这个变局不可谓不小。但如果对新芬党,乃至整个北爱尔兰政治生态有基本了解,便会发现这个变化其实说大也不大。
首先,百年历史的新芬党,本就是横跨南北爱尔兰的实力派政党。
自1998年北爱尔兰和平进程与正常化起步以来,新芬党始终是联合政府的组成成员,得票率稳中有升。
自2007年起,新芬党便成为北爱地区两大党之一,与保王派/联合派代表性政党——民主统一党对峙抗衡。
新芬党的势力,甚至跨越了单一地区甚至单一国家范畴。该党出于战术原因,仍参加英国下议院北爱各选区的选举,2017年和2019年在分配给北爱地区的18个议席中赢得7席。
不过,当选英国下议院议员的新芬党成员长期秉持“全员缺席”策略,以抵制英国立法机构的方式,表明其不承认英国在北爱地区主权。因此,在英国下议院650个议席中,实际只有643名议员。
但在爱尔兰共和国,新芬党表现得相当起劲。抛开早年历史不谈,2020年该党便在爱尔兰大选中得票率最高,目前是爱尔兰众议院并列第一大党和最大反对党。
其次,相比于选前的北爱地区政党生态与格局,新芬党并没有取得重大突破,甚至从共和派/独立派阵营整体情况来看,他们和保王派/联合派都比上次选举少了四个议席。
只不过,共和派/独立派中席位减少的不是新芬党,而是左翼的社会民主工党,但保王派/联合派少了的四个议席,有三个出自领军的民主统一党。
因此,在选前只比新芬党多一个议席的民主统一党,就这样把北爱议会第一大党的位置让给了新芬党。
此消彼长之间,民主统一党内讧,乃至保王派/联合派阵营内部的激烈竞争,秉持“中间路线”的联盟党异军突起,以及新芬党刻意淡化重启“边界民意调查”(北爱尔兰“脱英入爱”公投)的竞选策略,都起到了各自的作用。
选举结束了,麻烦还在后面。
提上日程的“边境公投”,保守党政府的多事之春
2016年,英国公投决定“脱欧”,仍然留在欧盟的爱尔兰与英国治下的北爱尔兰之间就难免出现分隔欧盟区与非欧盟区的“硬边界”,南北爱尔兰人员、货物的互相通行将如同出入境一般经过边境检查。不光是强硬的共和派,多数支持“留欧”的普通北爱民众也不能接受“硬边界”。
最终,英国与欧盟达成的解决办法就是《北爱尔兰议定书》:让北爱尔兰继续留在欧洲单一市场与关税同盟的框架与规则中,把事实上的“硬边界”转移到大不列颠和整个爱尔兰岛之间的爱尔兰海上。
以新芬党为代表的共和派暂时满意了,但保王派不干了。往大了说,这意味着英国主权事实上遭到破坏;往小了说,爱尔兰海上出现“硬边界”,意味着来自大不列颠的货物在进入北爱尔兰之前将经过“海关检查”,直接后果便是北爱多地超市无法及时进货,货架空空如也。
于是,民主统一党等保王派势力积极支持英国政府推出部分违反英欧协议的《内部市场法案》,以维护北爱尔兰与大不列颠的统一市场与内部自由流动。而当英国与欧盟较劲时,动辄威胁使用《北爱尔兰议定书》第16条“保障条款”(授权一方单方面采取行动)、破坏议定书条款,进一步放大了北爱各派之间的“脱英”、“亲英”矛盾。
从去年4月北爱尔兰,到随后民主统一党一个月内三易党魁,再到北爱政坛波动、民主统一党因内外争斗而流失选票,全都绕不开《北爱尔兰议定书》。
直到本次北爱尔兰大选结束后,民主统一党党魁杰福瑞·唐纳森仍然坚持,如果不重新审查《北爱尔兰议定书》,该党将拒绝按照惯例提名副首席部长,这样新芬党的奥尼尔便当不上首席部长。这个问题恐怕会成为阻碍北爱尔兰新政府成立的最大障碍。
新芬党距离当家也许还早,但毕竟赢得了历史性的胜利。也难怪英国媒体的第一反应便是:他们是否准备重启“边界民意调查”、“脱英入爱”?
毕竟,新芬党主席玛丽·卢·麦克唐纳在选举结束后被问及这一话题时,回答是“我们所有人的未来都是光明的”,而“联合派”不应感到害怕。
不过这一真正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发生。
一方面,新芬党自己也承认,重启这种“边境公投”,至少需要十年规划,而且要经过全爱尔兰岛民众的对话。毕竟他们不想复制1973年妇女节那次公投的失望结果。
另一方面,按照《贝尔法斯特协议》的规定,只有经过英国政府北爱尔兰事务大臣同意,公投方可举行。而其同意的前提,在于“大多数民众看起来希望爱尔兰统一”。如果没有多数人通过公投支持,那么按照该协议,北爱尔兰作为英国一部分的现状不得改变。
从最新的北爱民调结果来看,支持维持现状的民众(不低于五成)仍旧多于支持“脱英入爱”的民众(不到四成),这一基本盘并未改变。
从外部形势来看,无论是英国北爱尔兰事务大臣,爱尔兰总理,还是美国白宫发言人,他们对于选举结果的态度也是一致的:希望北爱各派尽快组建新一届联合自治政府(而非改变现行体制)。
北爱的政治地位短期内不是什么问题,但对于英国首相约翰逊和保守党政府,这次地方选举结果暴露的可能不是个小麻烦。
约翰逊坦承,开票日对于保守党来说是个“艰难的夜晚”:在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保守党的席位减少了超过四分之一(近500个),更是丢失了威斯敏斯特、旺兹沃思和巴尼特等传统据点。
约翰逊违反疫情防控规定、遭警方调查的“聚会门”,以及30年来最高的通胀率,都令选民强烈不满。保守党的大退步,在选前各项民调中已可见端倪。
当然,正如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欧洲研究所教授伊恩·贝格所说,保守党的确有所损失,但工党和其它党派的收获也不是很多。以工党目前的步伐,尚不能保证取代保守党、进军唐宁街。
约翰逊本人也尚未遭到党内议员实质性的弹劾与“辞职”压力。但他和部分其他保守党议员的丑闻,以及俄乌冲突等外部危机波及的民生问题,的确在这次选举中影响了选民的判断。
刨去“改地换天”的北爱尔兰不谈,志在“独立建国”的苏格兰民族党进一步在苏格兰巩固其一党独大的地位,保守党再度在该地区沦为第三大党,也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此前,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已经不顾英国政府的反对,承诺将在明年年底之前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本次地方选举后,苏格兰民族党内已经有人得意地喊出“这是我们二次举行独立公投的民意授权”。
斯特金更是在高兴之余,通过社交平台隔空祝贺新芬党胜选这一“真正的历史性结果”。此外,苏格兰在脱欧公投中,“留欧”是比北爱尔兰更强烈的主流民意,且斯特金从不吝喊出其“脱英入欧”的愿望。
显然,相比于配合美国、操心援助乌克兰,约翰逊和保守党政府更应该关心与欧盟的关系问题,毕竟这才事关“联合王国”自身的未来。
(胡毓堃,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专栏作家)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